<sub id="5jjx7"><dfn id="5jjx7"><mark id="5jjx7"></mark></dfn></sub>

<sub id="5jjx7"><dfn id="5jjx7"><mark id="5jjx7"></mark></dfn></sub>

    <ol id="5jjx7"></ol>

    <sub id="5jjx7"><delect id="5jjx7"><ins id="5jjx7"></ins></delect></sub>

    <address id="5jjx7"><listing id="5jjx7"></listing></address>

    新聞熱線:028-86696397?商務合作:028-86642864

    當前位置: 四川經濟網 > 博聞 >新聞詳情

    西充:千年古縣的鄉野宅院

    2020-11-10 14:53:34 信息來源: 編輯:梁鵬


    蒲氏家祠戲樓

    西充歷史悠久,人文薈萃,自古崇教尚學,耕讀傳世,先賢輩出,“誑楚存漢”大將軍紀信、三國碩儒譙周、唐代高僧何炯、“保路運動”先鋒羅倫、無產階級革命家于江震、第一屆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民盟創始人張瀾等皆誕生于此。

    千年古縣的歷史積淀彰顯出它獨特的文化魅力,紅色文化、民俗文化及宗族文化源遠流長,這里的陳家大院、蒲氏家祠及舉人府第等,作為川東北地區有代表性的民居建筑,深藏鄉野,樸實無華,卻蘊含著它獨特的文化價值。

    陳家壩的溫馨宅院

    從西充縣城到雙鳳鎮東岱鄉源水埡村,一路上飄飄灑灑的雨就伴隨著我們。煙雨迷蒙,風輕雨斜,到了陳家大院雨還在淅淅瀝瀝的下個不停。這是西充和鹽亭接壤的邊緣地帶,低伏的山丘開闊迂緩,田野坦砥,阡陌縱橫,竹木蓊郁,溪水潺潺。這是一塊富饒美麗的壩子,它的地名叫陳家壩。

    陳家壩居住著姓陳的百十戶人家,因為這里距唐代古剎南岳廟很近,當地習慣稱“南岳廟陳家”,以示和別處陳姓族居的區別,不至發生地域上的混淆。在陳家壩,陳姓住宅有六處,其中遠近聞名的是獨具風格、古樸壯觀的“陳家大院”。據陳昌明主編的《陳氏族譜》記載:“該宅院乃先輩文達公于清光緒年間主持建造的”,算來陳家大院距今已有130多年歷史。

    在四川民居中,陳家大院是非常典型的川東北鄉村四合院建筑,“四水歸堂”,方方正正形若一顆大印,有些地方就叫“印子房”。陳家大院在空間關系上仍然是以庭院為中心來布局的,宅院四圍的房屋按照舊時禮制來規范家庭倫理、尊卑秩序,并安排其功能使用:大院各方均為明五間暗七間,上房住長輩,兩廂住下輩,哥東弟西,雜役傭人住下房。整個建筑除堂屋、過廳、南北朝門外,都是一樓一底兩層青瓦樓房。24根木柱,每一方為6根,整整齊齊排列在四方廊檐下;廊檐過道都鋪砌石板,左右相通,上下相連,形成寬敞可以走馬的“回”字廊。

    在陳家大院人丁最興旺時,人口達到138人之多,設計時留有充分的余地,寬敞的廊檐也不顯擁擠,可見當初建造者的匠心所在。在雨天,走進陳家大院才能感覺到廊檐的妙處,無論下多大的雨,廊檐下都可以自由回環暢通,寬敞的廊檐下也可放置風車、曬席、石磨等公用物品,供大院里各家使用。

    與上房相對的是過廳(正朝門),過去朝門上方懸掛有“五世其昌”鎏金大匾一道,西邊耳門上方有斗大“義門”二字,是陳氏先祖文察公親筆,而今這些題匾已不復存在,現在用紅底黃字噴繪了繁體“義門”二字,粘貼在過廳門楣的上方。過廳平時不過人,遇紅白喜事才打開過廳。

    何為“義門”?經查閱《陳氏族譜》才知“義門”是陳氏這一脈始祖的發源地,是地名。古時叫“九江郡蒲塘場太平鄉常樂里永清村”,現在是“江西省九江市德安縣車橋鎮義門村”。義門是陳氏家族的源,昭示了陳氏家族的世代繁衍、代代相傳的悠久歷史。陳氏始祖乃唐代開元年間江西德安縣車橋鎮義門村人氏,先祖落戶在此并開創了陳氏基業。陳氏始祖以忠孝節義為本,勤儉持家,耕讀繼世,建書堂、立家法、敬友鄰、睦家人,使義門陳氏人才輩出、義風蔚然,聚居數千口,合炊數百年,有“十五世同堂”“三千口同飲”“百犬同牢”之盛,家風傳承,因此“義門”就代表了陳氏家族。

    歷史上義門陳氏累受朝庭旌表。唐僖宗親題“義門世家”,唐昭宗親題“旌表義門陳氏”。后湖廣填四川,從湖廣到西充來的這一支,先祖隨湖廣移民入川,在東岱鄉陳家壩立足創業,其后代遍布西充東岱鄉、雙鳳鎮、鳳和鄉、青獅鄉、雙江鄉、仁和鎮等地,“義門陳”的家風也就扎根在西充。

    在陳家大院這個溫馨的大家庭里,至今仍然秉承著千年家風。每年清明節,族人祭祖,都要在陳家大院聚會,在大院壩子里大擺壩壩宴,叫作“吃清明會”。清明這天,要殺豬宰羊置辦“九大碗”,蒸、炒、燒、拌,樣樣齊全,幾百號人在大院壩里濟濟一堂,大碗酒大碗肉盡情豪放。午飯過后,由輩份最高的族人訓話,懲戒不規矩的族人,獎掖后學,表彰族人中尊祖、敬宗、睦族、積德行善、勤儉持家的家庭。每年清明會實際就是家風、族規傳承會,就這樣一代一代傳至今。陳家大院的義風存在于西充的鄉間,存在于族人的心里。

    我問陳家大院的老人,清明祭祖幾百號人吃飯,是否請廚師來做飯。老人說,陳家的事全由陳家自己做,不請外人。他推開右廂房一道門,里面鍋兒碗盞、蒸籠灶具、板凳桌子一應俱全??吹窖矍百即蟮脑簤?,想象幾百人熱熱鬧鬧的“壩壩宴”,讓人情漸以淡漠的城市人尋到了這份久違的濃濃鄉情,也就不難理解為什么這幾年大江南北出現了“尋根”“尋祖”“祭祖”“修族譜”的熱潮!根深才能葉茂,一部家族史也是國家歷史的一部分,社會發展史的一部分,人類文明史的一部分!中華民族的參天大樹需要發達的根脈,源源不斷地輸送養分。

    雙江鎮米丹村的蒲氏家祠

    精美的蒲氏家祠

    祠堂對現在許多人來說,可能已是十分陌生的概念了。過去,祠堂是一個家族用來供奉和祭祀祖先的地方。在四川,祠堂的建筑形態至今能保存完好且具有歷史建筑保護價值的已屬鳳毛麟角,說祠堂是“瀕危建筑”一點不為過。因此,西充的蒲氏家祠還奇跡般的存在,引起我們極大興趣,決定去看一看。

    我們的向導事先與米丹村的黃軍雄村長聯系好了,黃村長騎著摩托車在雙江鎮路口等我們。雙江鎮到米丹村是一條鄉間機耕道,有幾公里長,山路彎彎曲曲,好在村里鋪上了水泥路面,不算難走。山路岔道多,彎道多,有黃村長摩托車帶路,我們這一路還比較順利。車停在米丹村村委會門前,往前走十來米,遠遠地就看見青翠秀麗的米丹山下一棟古色古香的祠堂,青瓦屋面,重檐翹角門樓,赭紅色的木結構主體,古樸莊重,與周邊農家樓房形成鮮明對比。若沒有周邊樓房,恍若你就走進了百年前的古樸鄉村。

    八十多歲的老人蒲體杰為我們打開祠堂大門。舊時的祠堂有極嚴的族規,外姓是不能進的,本族的婦女和未成年兒童,平時也不準擅自入內,否則要受重罰?,F在雖然沒有那么多族規了,祠堂仍由族人管理,非族人也是不讓進的。聽村長說我們是省城遠道而來的客人,想看看祠堂,蒲體杰大爺高興地說:“歡迎參觀,歡迎參觀!”

    蒲氏家祠是中規中矩的四合院落,大門廊檐兩側木柱下有一對石獅柱礎,過去被人打掉了獅頭和獅尾,成了不倫不類的方形石墩;門楣上原掛有的“蒲氏家祠”門匾,也毀壞了,不見影蹤。今年,蒲氏族人做了一道新匾,準備擇吉日掛上;大門進去后是過廳式戲樓,四水歸堂的正面高階上是祖堂,具有讓人仰止的高度;兩側底層為廂房,廂房上面是觀戲臺。

    走上苔鮮茵茵的臺階就是寬敞的祖堂。以前這里供奉著蒲氏祖先的神龕,神龕上擺著六位祖先的牌位。左邊供奉的是文昌帝君,他是掌管士人功名祿位之神;右邊是有關祖先的各種文字記載;如今祖堂空空如也。只見正面墻下放著一塊殘碑,這是一塊墓碑。碑身只有上半部分,碑上“誥封武德將軍蒲”七字清晰可見。碑體下半部分不知下落,后面的文字無從考證。

    蒲氏家祠的木雕撐拱

    從二層樓廂走到戲臺,抬頭往上看,戲臺屋頂橫梁上有“大清光緒十九”“蒲氏家族建修樂樓一座,堪輿衡德才、楊芝芃;木師黃開壽、黃開美;石師何玉貴、任仕仲各祈藝術精通”的題刻。根據題款年代推算,距今正好130年;戲樓兩側飛檐撐拱上雕有戲劇人物,色澤鮮明,人物栩栩如生;戲臺后方兩側還有更衣室、化妝間。據蒲體杰老人講,修建這座祠堂,光是吃掉的糧食就可以堆滿整個祠堂,可見耗資巨大。

    清咸豐年間,蒲氏家族出了個武舉人,享正五品武德將軍職官,讓族人引以為自豪。山村里出了這么一個遠近聞名的武將軍,所以族人在祠堂的修建上是非常講究的,不能給蒲氏家族丟份兒。祠堂是地方上顯示家族政治地位和經濟實力的建筑符號,也是光宗耀祖的地方。

    建祠堂是族人的大事,蒲氏家族請來了當時的風水先生,選擇在米丹山麓修建祠堂。這里背山面水,后有靠、前有照。請來了木師,在建筑用材上采用上等木料建祠。在比較陰濕的四川盆地,木結構建筑極易腐朽。房梁、房柱、樓板用料考究,就能保證建筑質量百年不朽。

    蒲氏家祠歷經130年風雨,經我們現場細致觀察,祠堂建筑結構整體是非常完好的,除了部分人為損壞外,建筑木構件、戲樓木雕、大梁、支柱都沒有腐爛、蟲蝕的現象,裝飾部件的彩繪新鮮如昨,體現了蒲氏家祠所具有的歷史建筑價值。像這樣全木結構、保存如此完好的祠堂建筑,在四川是極其罕見的。

    站在祠堂庭院中間,蒲體杰老人還興致勃勃的回憶當年在祠堂里看戲的情景。那時有戲班子來演戲,就相當于“打牙祭”一樣,快樂無比和難以忘懷??创☉蚴青l間唯一的精神文化生活,除了過年蒲氏家祠要請戲班子來唱幾臺大戲,一年內就很難再看得上戲。上世紀八十年代,西充縣川劇團還在祠堂戲樓上演過《四進士》,老蒲說這是他看的最后一場戲。從那以后,他就再也沒有聽見鏗鏘的川劇鑼鼓聲了,戲臺也一直寂寞到現在。走出蒲氏家祠,門前堰塘里的鴨子在水中嬉戲,蕩起一圈又一圈漣漪。寧靜、安詳的米丹山下是一幅夏日生機盎然的田園風光。

    武舉人府宅的官帽門雕

    山野中的武舉人府宅

    從米丹村蒲氏家祠返回雙江鎮,要經過米丹村村長黃軍雄的家。黃村長見我們對古建筑興趣很大,他說,他居住的大院是個老建筑,他記得以前曾掛有“長渠溝武舉孝廉府”匾和“武魁”門匾。聽他這么一講,這宅第定有看頭,大家便興趣盎然跟著他朝路坡下走去。

    “武舉孝廉”讓現在的人聽了犯迷糊,搞不懂什么意思?!芭e孝廉”,是源于漢代的一種由下向上推選人才的為官制度,孝廉是察舉制的主要科目之一,是錄用政府官員的一個標準,在我國古代已延續了兩千多年。按現在的說法就是,在家,對父母要有孝心;為官,要品行端正,知廉恥、勤政事。孝廉是榮譽稱號,獲了這個稱號朝庭便可實授官職,進入朝庭行政官員序列。

    “武舉孝廉”就是由鄉里推舉到省城參加鄉試科舉考試,科考中了的叫“舉人”,就有了進入官場仕途的“許可證”。武舉孝廉,就是這個姓蒲的是個身材魁梧、擅長弓馬、習研槍棒、品行端正的成年男子,經層層推選參加武舉科考中榜,被朝庭授予了武官官職。長渠溝是這里的地名,府是他居住的宅院。黃村長說,他聽老一輩說,這是咸豐五年(1856)修建的,過去門前還豎有桅桿。桅桿是一種權勢地位的標志,在清代只有 “文魁”“武魁”才能享有這樣的待遇,這家府宅的主人想來就是蒲氏家祠中的那位“武德將軍”吧?

    這座武舉人的府宅果然與一般四合院民居有所不同,它的過廳大門(過去門楣上掛有“武魁”字匾)右側二樓面向屋外山野,形似于現在房屋的陰臺,欄桿是竹節式樣的木飾欄桿,平時可以憑欄遠眺觀鄉野風景,若有兵匪侵擾又是一個瞭望臺。這座歷經150余年歷史的府宅已經失去了當年的華彩,它與那個給予他無尚榮耀的時代一樣不可避免的衰落了,它的肌理和膚色顯得十分蒼老,整座院子零亂破敗。然而從它猶存的風韻中,仍然可以觸摸到這座府宅的底氣,嗅到清代舉人院落殘留的文化氣息。

    府宅的正房是三關六扇格門,正門上方原掛有“長渠溝武舉孝廉府”匾,這匾也早已不知去向,殘存的標語占據了它的空間,它頑強的文化在破落中顯示了它的生命存在,藝術構件的殘損也讓它保留了一份可貴的尊嚴:格門上方的窗格為燈籠錦花飾,每扇窗飾的上方鏤空雕刻著不同的官帽式樣,這是匠人的創意之作,代表著武舉人的身份和地位。

    我細看后又琢磨,發現一個令人不可思議的事情,這些鏤空官帽式樣不是清代的頂戴花翎,而是明代漢官的烏紗帽式樣,尤其是漢官的長翅帽和短翅帽更為明顯。在滿族統治的清代,身為清朝的武官,府宅里卻雕刻著明代漢官的烏紗帽,這可是逆天之舉。雕此官帽式樣,是武舉人自己不明究里為工匠所愚?還是有意為之,如有意為之宅主人的意圖何為?是意欲“反清復明”,還是其他什么用意,這是一個謎,留待專家考證。

    在正房高軒的廊檐左側,是一間過街樓式的穿堂涼廳,“網開一面”的布局設計,打破了傳統四合院“一門關盡”的封閉模式,不僅讓府宅里引進自然風,調節夏季的酷熱,還可以作為當時應急疏散的遁路,在土匪襲擾并封鎖大門時,宅院里的家眷便從這穿堂過廳疏散到外面,逃避災難。

    在正房的對面左側是繡樓,鄉人稱其為“小姐樓”,木閣樓從樓上房間里向外挑出,極像現在住宅頗為流行的“飄窗”。木板墻裙上面安有五扇木格花窗,裙板與花窗之間又挑出約40厘米木制花架,上面可以擺放賞心悅目的花草。繡樓具有一定的神秘性,一半墻裙一半窗,既保持了室內充足的采光,又不會讓外面窺透閨房里的秘密。

    隱于西充、鹽亭交界茫茫山野中的這座府宅,不顯山不露水,外界幾乎無人知曉。星移斗換,100多年來時代的巨變,“長渠溝武舉孝廉府”也漸漸衰落了。它失去了昨日的榮光和華彩。如今關于這座府宅的故事,也悄然消失在無際的曠野之中,成為被罡風四處刮散,再難復原的泛黃的碎紙片。

    (馮榮光  文/圖)




    相關推薦

    太湖钓叟字谜